Animation, China, Film

<正确打开2017中国动画电影的五点小贴士>

二月 12, 2017

2015年夏天,《大圣归来》最终得到了9.56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从那时起,许多人都感受到了中国动画亟待挖掘的巨大潜力。对于整体的媒体环境而言,这次巨大成功从整体上吸引了巨大关注。新的一年里,中国动画长片的竞逐中出现了很多来势汹汹的新参赛者,在这里,我们选出了五部电影,它们看上去似乎值得大家关注。这份不完全名单中列出的中国工作室,都是首次(只有其中一个是第二次)推出它们的原创动画长片,而这些导演、编剧和制片人们,正在努力从中国动画的新生血液,迈向好莱坞高度成熟的水准。我们将从周一开始,每天发表其中一篇,排名不分先后,不过要注意的是,每篇之间还是有上下文关联的。

前“淘金时代”

 

2012年,中国本土真人电影票房高歌猛进,但与此同时,本土动画却依旧蹒跚独行。在主打外包制作到原创动画的转变期,由于某些在此不多做讨论的原因,中国动画经历了长时间的痛苦转型。故事薄弱,制作质量低下和低龄化的内容,这些缺陷都让中国动画人付出了惨痛代价,也让中国动画的形象积重难返。

然而对创作者来说,无论驱使他们的是天生的热情还是潜在的高额回报的诱惑,他们从来都没能让公众怀疑的论调有所收敛。占据荧幕的重头戏是“喜羊羊”和“熊出没”系列,而这一点直到2015年才迎来真正的改变。首先,真人和动画合成的电影《捉妖记》,几乎是粗暴地从影院攫取了24亿人民币(尽管“幽灵场”事件造成了一定争议);紧接着,田晓鹏的《大圣归来》变成了迄今为止当之无愧的“一哥”,多年来被无数后辈视为标杆。

而各大真人电影制作公司也在努力扩大自己的业务线。光线传媒在2015年组建了“光线彩条屋”,其首要任务是在尽可能多样化地孵化IP,组建团队去管理旗下项目的制作,其中包括田晓鹏《大圣归来》的续集《大圣闹天宫》,以及他的另一部高概念动画电影《深海》。

与竞争者相比,光线彩条屋已经品尝过胜利的果实了。他们投资并负责宣发推广的手绘/3D结合制作的《大鱼海棠》上映于2016年,并一跃成为中国动画电影历史第三高的票房成绩,最终票房为5.65亿人民币。与之相比,同年12月他们发行的日本导演新海诚的作品《你的名字。》,拿下5.6亿人民币的票房,更像是无心插柳的惊喜,这一票房也是中国影史上2D动画的最好成绩。

华谊兄弟目前也开始组建自己的动画部门,名为点睛动画,目前的定位是每年开发四部动画长片,以及发掘该工作室CEO乔·阿奎拉所说的中国“内容宝库”(换句话说,就是用中国元素讲故事)。早先,华谊已经参与开发了《摇滚藏獒》,这是一部由畅销绘本小说改编的中美合作的3D喜剧动画长片,而整个制作则被“反向外包”到了位于德克萨斯州的Reel FX。

互联网企业也不甘人后。企鹅影业作为互联网行业巨鳄腾讯旗下的影视制作公司,负责开发和制作21个不同样式风格的影视项目,其中包括和特纳亚洲合作一部3D动画和真人相结合的大电影《兔斯基》,改编自微信上颇受欢迎的同名动画表情形象。而另一巨头阿里巴巴则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向前线厮杀,但其收购IP的动作也显示出相当的野心。阿里影业目前已经联合赞助并发行了追光动画的处女作《小门神》。

不出意料的是,之前那些以外包服务为核心的工作室也开始转向原创内容。2015年,位于南京的CG工作室,原力动画,其丰富的外包制作经验颇负盛名,也开始在好莱坞老牌制作人潘妮·芬克曼-考克斯和珊卓·拉宾斯的带领下成立了动画电影制作部门;以及素以行业领先的服务闻名的中国视效制作公司Base FX,近期也宣布将开始制作自己的动画长片《许愿龙》。

相比之下,梦工厂就显得极富先见之明。2012年,梦工厂和三家中国投资公司共同斥资3.5亿美元,组建东方梦工厂,其目的是绕开中国的进口片配额限制政策。《珠穆朗玛》作为东方梦工厂的首部原创作品(《功夫熊猫3》并不能算是一部中国原创电影)已经定档2019年。

同年成立的还有米粒影业,同期启动的还有基于盛大游戏旗下热门IP授权改编的动画电影。米粒和东方梦工厂之外,奥飞也作为竞争者入局。奥飞原来是广东一家从事玩具服饰行业的企业集团,因收购了喜羊羊这个IP和知名原创网络漫画平台有妖气而强势介入产业,后者以《十万个冷笑话》漫画原作和2014年出品的大电影扬名,这让奥飞对有妖气的收购金额达到了9亿人民币。《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其1.2亿人民币的票房,更是因为其对中国成人向动画市场的试验性开拓。

中国正在与更多国家签订对动画联合制作利好的协定,这同样催生了许多影视商务合作,其中有新西兰动画工作室Huhu、中影动画和启泰文化的合作项目《魔象传说》,还有英国独立制作和动画工作室Unanico和中国华狮娱乐制作有限公司高达4000万英镑的商务合作。

当然我们也不该无视《小时代》系列的导演郭敬明在动画领域的试水之作,全CG的动作捕捉电影《爵迹》,2016年9月上映。抛开其充斥着“恐怖谷理论”的制作和极其凄惨的口碑,这部电影依然拿下了3.83亿人民币的票房,再次显示了做动画在赚钱方面的潜力,有郭敬明导演的加成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国内产业观察

在中国,产业地基或许很牢固,然而风向却充满了不确定性。与2015年相比,票补变少了,票房增长速度也低于预期,而中国电影看上去也不像很多人预测的那样,会在2017年成为世界最大票仓。这还没完,行业竞争也十分激烈,未来的中国电影将面临着不断增长的国产电影和通过进口政策引进的国外顶级电影的残酷竞争。而现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动画娱乐品牌,没有家喻户晓的动画导演或工作室,而动画形象资源也很少。绝大多数中国动画工作室都需要从零开始自主研发IP,去探索成功的可能性。雪上加霜的是,这个行业的黑历史让行业里最好的那些编剧们在衡量未来潜力的时候更愿意投入真人影视项目。

然而,最大的挑战则来自于观众迅速而多变的口味,前所未有地难以捉摸。重复集中地吃中国神话故事的老本儿和大场面特效,显然已经过时。观众和影评人们对那些充斥低水平故事的电影抨击的如此激烈,甚至激起了党媒《人民日报》的回应,抨击那些批评“恶毒而不负责任”。

好的方面是,创作者们也会受到激励,比如由风格化的导演主导的“另类”动画电影《大鱼海棠》,主打成人向市场的《十万个冷笑话》和日本独立动画制作《你的名字》,当看到这些动画电影作品获得了成功后,创作者们将会意识到,在主流市场之外,剑走偏锋的内容拥有显著的市场需求,让他们更放心大胆地创作。

而这种不确定性也许从某种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动画工作室都不愿全部押宝在国内市场上。不管是在首映时还是收盘后,几乎所有动画工作室都表示,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国际市场。

点睛动画CEO阿奎拉表示,在中国的动画工作室想要成功,首要考虑有两点:“首先是发掘中国的‘内容宝库’。中国文化在国际上广受欢迎,而且能够创作出无穷无尽的中国元素化的原创故事。”也许这是实话,可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中国电影、动画或其他任何形式能敲开欧美主流市场的大门。在中国大卖的电影,如《美人鱼》(票房34亿人民币)在美国几乎无人问津。有一种解释是,东西方对于讲故事的感觉上有着根本性的区别。许多资深的动画工作室的高层都曾指出,中国动画电影普遍在故事结构上过于松散,达不到西方的标准。

西方观众或许对于中国文化内容的接受度一直在提升,但这个过程需要数年的累积,而阿奎拉的第二点就是,电影需要“强调国际化的表达方式,因此提升电影作品在国际上的接受度”,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几乎所有动画工作室都认真布局全球市场,在洛杉矶组建开发工作室,以及广纳资深好莱坞高层的问题。

中国动画电影的下一个阶段性成果,将依赖于更好的角色表演和产品价值。本土观众不再容忍质量低劣的作品,而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怎么把故事讲通顺。高风险将促使动画工作室在首次亮相的作品中表现得更加谨慎。而这种情况将带来什么样的效果呢?是带着中国元素的好莱坞影片,还是从头到尾都闪耀着显眼的中国色彩的作品?当你选择赋予导演时间和信赖去实现他的愿景,你是会选择让田晓鹏去做《大圣归来》,还是梁旋和张春去做《大鱼海棠》呢?

于是,在新的一年里,某些问题的答案将初现端倪。

<正确打开2017中国动画电影的五点小贴士>

原力动画:《DUCK DUCK GOOSE》

易动传媒/20世纪福斯: 《美食大冒险》

追光动画:《阿唐小来的奇幻之旅》

泽灵文化: 《仰望星空》

米粒影业《无敌乒乓兔》,惜别今年档期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